环法自行车赛的这个地标为什么以都德命名?

 新闻资讯     |      2019-12-19 18:55
“都德的磨坊”是环法自行车赛电视直播中的著名地标。普罗旺斯丰渭叶乡的这座磨坊的盛名来自作家都德的《磨坊文札》。都德在磨坊附近的城堡住了不到一年,他不是磨坊主,从未住过磨坊,常到磨坊寻找灵感并在那里写作。都德出生于法国西南部的尼姆,九岁时全家迁往里昂。中学毕业后,他到巴黎闯荡,过着卖文为生的困窘日子。1860年,他担任莫尔尼公爵的秘书,始有余暇创作短篇小说并为《费加罗报》写专栏,到阿尔及利亚、科西嘉和普罗旺斯旅行和短居。1866年夏,他与保尔·阿莱纳开始为《事件报》合写“普罗旺斯专栏”,后结集为 《磨坊文札》(1869)出版   《磨坊文札》是围绕“南方”主题串成的熠熠发光的珍链,带有乡野的洛可可风格,用矛盾修辞法来说,清新而娇艳,繁复而澄澈,感伤而欢快。作家在序言中开宗明义,他在罗讷河山谷的普罗旺斯中心区买了一座废弃的风力磨坊,“位于一个杉树成群、橡树四季常青的小山岗上”。他在磨坊里写信,向他的朋友和读者绘声绘色地报道他在南方的见闻、印象和回忆,堪称速冻保鲜的口述。一个个神奇的、童话的、恐怖的、教谕的故事呈现出电影叙事的画面感   《安居》的画外音语调诙谐。作家甫一出现,磨坊里的兔子“露营部队”慌忙撤退,“楼上的那个房客,一只阴阳怪气、老奸巨猾的猫头鹰”中止了冥想。磨坊外是典型的普罗旺斯风景:阳光灿烂,松林葱郁,万籁俱寂,“偶尔传来一声笛音,薰衣草丛中一声鸟叫,大路上骡子的一声铃响”。叙述定格于饱食牧草的羊群从山里回到农庄的场面,“每一只绵羊在自己毛绒里,都带回了一点阿尔皮耶山上野性的芬芳与自由活泼的气息”。优美的自然洗去了落拓文人身上的巴黎尘垢:“一个充满芳香、和煦温暖的小天地,它远离报刊媒体、车马喧嚣与乌烟瘴气!”   除了大自然,都德也歌唱本性的自然。他以拉伯雷式的诙谐笔法,颂扬反宗教的、异教的世俗欢乐。《三遍小弥撒》中德高望重的修道院院长觊觎美酒佳肴,主持圣诞弥撒时竟偷工减料。《菊菊乡的神甫》则是对《神曲》的小小戏仿,本堂神甫“性情善良得像面包,心地光明得像黄金”,深爱菊菊乡的百姓,看到布道对他们无效,便大力渲染地狱的恐怖,引他们走上了行善之路。《繁星》是一首优美的牧歌,纯洁的牧童在普罗旺斯的星空下守护着他暗恋的姑娘:“星星中那最秀丽最灿烂的一颗,因为迷了路,而停落在我的肩上睡觉”   《阿莱城的姑娘》是不朽的名篇,被比才改编为轻歌剧和管弦乐作品。淳朴的农民让爱上美丽放荡的阿莱城姑娘,自杀殉情:“有的人为了爱情,竟然不在乎别人的轻蔑!”阿莱城的姑娘和《波凯尔的驿车》中漂亮天真、自由不羁、寡廉鲜耻的女子,与普雷沃神甫的玛侬、梅里美的卡门一起,成为法国文学中的经典形象并受到歌剧作曲家的青睐   《阿莱城的姑娘》中让的原型是普罗旺斯诗人米斯塔尔的外甥。米斯塔尔通过写作复兴已废弃的奥克语,被拉马丁誉为“荷马式的史诗诗人”,1904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在《文札》中,作家“执一根香桃木棍,带一本蒙田文选,披一件雨衣”去邻村拜访诗人。诗人毫无巴黎沙龙的时髦趣味,“风雅脱俗像一个希腊牧人”,为作家朗诵新诗《迦楠达尔》,这是普罗旺斯的“荷马史诗”,写尽山海之间的普罗旺斯的历史、心灵、传说和风景。(《诗人米斯塔尔》)诗人生活在农民中间,直接传达乡野民风,制造了普罗旺斯的南方表象:节日,露天晚会,法兰多尔舞,收橄榄,飞短流长,爱情传说,情敌争斗,田间劳作。在他笔下,南方第一次出现了长着芳香松树的土地和玫瑰色的山峦,火热的太阳和欢快的蝉鸣,灰橄榄树和黑柏树,阳光下的白房子,希腊人轮廓的少女,干旱的土地,布满石头的平原。无疑,蝉在成为普罗旺斯的标志之前已经歌唱了无数个夏天   此外,《文札》珠链上也点缀着几颗不规则的奇特珍珠。《散文诗》《金脑人的传奇》散发着霍夫曼小说的神秘气息。《塞米朗特号遇难记》预演了泰坦尼克号恐怖的沉船景象。《海关水手》充满了对海上劳工苦难生活的同情   在《文札》中,都德将南方的宁静、明媚、清新与巴黎的喧闹、昏暗、污浊进行鲜明对照,强调南方的卓越。然而,悖论地,作家的一个“我”“饱餐阳光,静听松涛”,另一个“我”却沉浸在对巴黎的乡愁中。最后一篇小说《思念》中,在一个回乡休假士兵的鼓声中,“我似乎看见我的整个巴黎正在整个松树林子里若隐若现”。作家取舍不定的矛盾心绪流露出来   南北对照的理论,最早出现在孟德斯鸠的《论法的精神》中。孟德斯鸠指出,由于气候炎热,南方人对愉悦和痛苦感觉敏锐,所以情欲强烈,恶习和美德无常,风尚不定,相反,由于气候寒冷,北方人感官迟钝,追求精神生活,恶习少而美德多。泰纳在《艺术哲学》中将南北对立等同于拉丁民族与日耳曼民族及其文化之间的对立,阳光的拉丁人要求舒适的生活和新鲜的感官享乐,文学是古典的;阴沉的日耳曼人轻快感,重理智,文学是浪漫的。过时的古典主义南方成了文学中心巴黎的陪衬。都德没有摆脱关于南方的刻板印象,但他要为南方的“轻盈”正名,歌颂南方的生命本能。南方主义者尼采与都德声息相通,他酷爱歌剧《卡门》,称赞比才的音乐是优美的、轻盈的、明朗的,充满“这种南方的、褐色的、燃烧的情感”,可治愈瓦格纳歌剧的病态浪漫主义   这种“南方书写”可追溯至中世纪的普罗旺斯抒情诗,游吟诗人用奥克语歌唱风雅的宫廷爱情和骑士们的战功,打破宗教的禁欲主义束缚,表达对世俗生活的热爱。都德之后,法国“南方诗学”兴起。罗曼派主张回到希腊罗马本原和古代人文主义的清晰透明,肃清浪漫主义的颓废倾向,提倡一种地中海的美。纪德曾在北非、南欧旅行,沉迷于橘花的香气、沙漠的热风、茴香酒和苦艾酒的味道,提出感觉崇拜的理论,吁请过分文明的人摆脱知识重负,投身丰富可感的世界。加缪在普罗旺斯的卢尔马兰买了一所房子,死后葬在那里,墓畔植了一棵苦艾。萨特说加缪有地中海人的气质。的确,加缪对普罗旺斯、阿尔及利亚和希腊的热爱可归结为对地中海文明的礼赞。他在《蒂巴萨的婚礼》中写道:“我们不寻求什么教训,也不寻求人们向伟人们所要求的那种苦涩的哲学。阳光之外,亲吻之外,原野的香气之外,一切对我们来说都微不足道。”   靠着英国广告人彼得·梅尔的普罗旺斯系列丛书的推销,普罗旺斯成了一个新神话,消费社会的阿卡迪亚,高雅的休闲胜地,文明的“野蛮人”的应许之地。文学艺术直接供资产阶级日常消费,连都德描写的羊群都被法国《南方》杂志的房屋设计师当成审美参照物   翻译家柳鸣九先生坦陈《磨坊文札》是他的“绿色家园”,他喜欢都德的语言纯净,风格自然平和。他从大学三年级动工翻译这本书,在搁置将近三十年以后,“磨坊”终于建成。他在闹市中种植自我的园子,通过翻译享受绿色的宁静。他的译笔洗练,生动,隽永,感人。这本雅致的小书,及其中梵高、塞尚的普罗旺斯风景画插页,堪当枕边之乐。读者即使无法亲自前往“深邃的南方”,亦可在纸上觅得“至福”,在文字中体会乡居野趣。南方不只是地理上的,也是心灵的,代表了人们内心里最炙热的方面。无论都德,还是梵高、塞尚,都从南方特性中提炼出普遍性,以人的存在和自由的名义,反抗世界的物化和腐败。在这个意义上,都德的“磨坊”书写,可浓缩为勒内·夏尔的诗句:“在又不在你的家”多多棋牌 多多棋牌app 多多棋牌手机版官网 多多棋牌游戏大厅 多多棋牌官方下载 多多棋牌安卓免费下载 多多棋牌手机版 多多棋牌大全下载安装 多多棋牌手机免费下载 多多棋牌官网免费下载 手机版多多棋牌 多多棋牌安卓版下载安装 多多棋牌官方正版下载 多多棋牌app官网下载 多多棋牌安卓版 多多棋牌app最新版 多多棋牌旧版本 多多棋牌官网ios 多多棋牌我下载过的 多多棋牌官方最新 多多棋牌安卓 多多棋牌每个版本 多多棋牌下载app 多多棋牌手游官网下载 老版多多棋牌下载app 多多棋牌真人下载 多多棋牌软件大全 多多棋牌ios下载 多多棋牌ios苹果版 多多棋牌官网下载 多多棋牌下载老版本 最新版多多棋牌 多多棋牌二维码 老版多多棋牌 多多棋牌推荐 多多棋牌苹果版官方下载 多多棋牌苹果手机版下载安装 多多棋牌手机版 多多棋牌怎么下载

相关推荐: